阔别七年

阔别了七年之久,今天终于又见到马兄了!

确切的说,今天以前,我也只见过马兄两次:第一次是在笋岗的人才大市场,我递简历给他,他和我做了简单的面试交谈;第二次是去上班的第一天,他请我吃午饭,说今天是来办离职手续的,马上就去上海了。随后这七年,我就再也没有联系上马兄。

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对他的记忆如此的深刻,前两次见面聊的内容我几乎一点儿也不记得了,但我心里留下来对他的印象就是,一个很专注的牛人(在我们这个圈子里,牛人就是人人敬仰的技术高人)。以至于他的表情,薄薄的眼镜片之后的眼神,我似乎也记忆得清晰非常。

其实这七年来,我也不是没有发现过他的影踪。有一次我因为研究某个问题顺着Google一路搜,搜到了某个人网站,让我很好奇的是,这个网站主 人的名字和马兄一模一样。于是我翻来覆去地在这个网站上找,终于让我找到了站长的一张极小的照片。虽然照片很不清晰,但我还是从这张照片上找到了那让我记 忆深刻的表情,没错,这肯定是马兄。

后来我便经常关注着这网站。当时马兄出版了他的一本译著,我当然就跑到书城去买了一本。只可惜站点 更新的实在太慢,往往是好几个月还没有一点动静(当然,我自己的网站经常是一整年没动静),到后来也是整年没动静了。不过在Surfing来 Surfing去的时候,还是会溜到这位老兄的网站上看看是否有更新。

总算在上周末晚上的Surfing中,让我发现网站更新了!不但是更新了,而且还留了联系方式,居然就是深圳的!终于有机会见面了!第二天上班,抽了个空,小心翼翼的拨电话过去,没错,声音就是他。我把当年前后的事情一说,马兄也记起了我,约到周三中午见面。

马兄还是和记忆中相同,发型和眼镜似乎都没有变,只感觉略微胖了点。坐定下来,我们便海阔天空的侃。和七年前他请我吃午饭时一样,我喋喋不休的说, 然后 他给我一些意见。我们从这几年的近况,谈到开源软件;再从Linux和MacOS X,谈到高校的计算机教育;又从怎么写一本书,谈到如何专注持久的做好一件事。话题纷繁复杂,每一件事都想仔细深谈下去。只可惜宇宙在膨胀,时间在流逝,只好一一收起,留待下次再聊。

别后,我挤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,很是为这繁忙而网络化的生活感慨,不知道下次见面又将是什么时候……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